文废图废求救赎QVQ


最终还是来填坑了T^T打死我吧

#标题依然没想好!!!!
#原创人物临时更名
#我特么到底在写啥
#一片混乱不要介意
#卧槽那么多字还没进入正题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现在已经是入冬,可天气似乎跨度到了深冬,阴云密布的天,一看就不像会给人带来好心情。
阿莱克莎拎着个手提袋,斜靠在公交车的椅子上,闭着眼睛养神。沿途有几个带孩子的家长投来羡慕的目光。
因为这个女孩,身上穿着全州最好学校的校服,每年只招五百个学生,每年都有很多人挤破了头想要进去。托关系的托关系,拼特长的拼特长——顺带一提,这姑娘是考进去的。
伴随着到站提示音,阿莱迅速睁开眼睛,下了车。拐了个弯,便到达了学校的大门口。像往常一样,跨过冰冷的金属大门。
但今天却不平常地感到了身后的视线。
“那位同学——”
阿莱克莎下意识地扬起微笑,转身,不解的看着那个捧着个纸袋的门卫。
“阿莱克莎……?这里有你的快递,没写姓,你看看是不是你的?”
“啊……的确。谢谢。”那东西盖了一个饰品商店的标志。阿莱经常去那里买东西。那饰品店东西极好,但很少有人知道,这使阿莱确信那是寄给她的东西。
可什么东西?她有订购东西也不会往学校寄的。
接过物品,女孩跑到一个隐蔽地方,晃了晃它。
纸袋轻飘飘的,里面似乎只有一个硬质的物品。
她小心地撕开了纸袋,往下倒倒——没有可疑的粉末,只有一个绿色的石块项链。
是暗恋的人送的吗?她的确是不缺人喜欢,但是谁会送这种礼物?
很老的款式,很大很笨拙的挂饰,没什么光泽的石头,裂的很厉害,像是被摔成了碎片又被蛮横拼起一般。
她皱着眉头看着这个项坠,突然,一种悲伤的情感涌上了心头。
阿莱克莎有些惊讶地扶着墙,另一只手抓紧那个项链又松开,她很想一气摔碎项坠,可把手举起后总是有什么东西猛的在心头践踏,逼迫她别放手一般。
好难过。
为什么……
盯着那道裂痕,阿莱克莎完全没有任何相关印象。颅腔里那团物质似乎失去了它该有的功能,没给它的主人带来任何相关信息。
但女孩大概是想起了什么更可怕的事,一个激灵,缓缓低头看了下表。
……F*ck off!迟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;
捏着邻家女孩递的请假条,女孩以破纪录的速度哀嚎着奔向教学楼。
说起邻家女孩,那个与冥王船夫同名的高个子女孩,阿莱克莎就觉得她从头到脚,没一个地方不奇怪的。
发色和瞳色极其古怪,不符年龄的长相和知识面,各种各样古怪的哲理,永远不带怒气的温柔笑颜,浸透了一种异常感。
但她脾气好的让人没辙,十分关心他人,略高于常人的身体素质也挺吸睛。女孩在学校也出名——文科成绩全州第一进去的,虽然理科很一般,但谁没个短处呢?顺带一提,她还是校女篮队的队长——废话,那一米九四的身高是摆设吗!?
阿莱把请假条揉成了一团。
那家伙明明好的不能再好!神清气爽的大早上连起床气都没犯!却递了个病假条给自己要捎去学校!她是有多不爱学习啊(热爱学习人士表示极度不满)就凭你文科躺赢全校!?哦对陪了我理科躺赢你啊,啊心情莫名的好多了呢…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别看啦没啦TAT
tbc一下
憋了半年多就憋出这个TVT
打死我吧你们T^T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 )

© 雨凇小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