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废图废求救赎QVQ


最终还是来填坑了T^T打死我吧

#标题依然没想好!!!!
#原创人物临时更名
#我特么到底在写啥
#一片混乱不要介意
#卧槽那么多字还没进入正题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现在已经是入冬,可天气似乎跨度到了深冬,阴云密布的天,一看就不像会给人带来好心情。
阿莱克莎拎着个手提袋,斜靠在公交车的椅子上,闭着眼睛养神。沿途有几个带孩子的家长投来羡慕的目光。
因为这个女孩,身上穿着全州最好学校的校服,每年只招五百个学生,每年都有很多人挤破了头想要进去。托关系的托关系,拼特长的拼特长——顺带一提,这姑娘是考进去的。
伴随着到站提示音,阿莱迅速睁开眼睛,下了车。拐了个弯,便到达了学校的大门口。像往...

【天擎】依然没想好名字(二)

废话了这么久主角还没出场orz

下一章应该可以正式开始了吧orz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航天山的入口被拉上了黄黑色的封条,好几个警务人员守在那儿,几个装束奇怪的工作人员也拿着同样奇形怪状的仪器在那儿捣鼓——原谅我找不到其他的用词了。阿莱克莎手搭凉棚,在较远一点的地方看着。

这情形意味着两件事:

一、情况比三年前严重的多了,或者说政府脑子一抽,对此事报以了极高的关注度。

二、光明正大的从入口走进去绝对是不可能了。

废话。

阿莱拿着手机点开一个一个很久都没什么动静的聊天组,发了一条信息过去——这是几个孩子目前为止唯一的关系纽带了,但愿他们还保...

这本青年文摘快被我舔废了prpr

【原创文】题目没想好QAQ

#ooc有

#人机有

#人类戏份多

#原创人物出没

#文笔渣

#不符原著

阿莱克莎已分不清那是现实抑或是一场梦。一切于三年前开始,也于三年前结束。

但是当她伸手握住脖子上那个几乎破碎的吊坠时,手心里的冰凉无声的诉说了一切。

那是真的,是真的。他们来过了,却又走的那么彻底,不留一丝痕迹。

这个故事,也许会被带进坟墓吧。

手肘被轻拍了一下,青白色的发丝垂下,一双温柔的眼满含笑意:“想什么呢?下午有科森太太的课,你要是这个状态绝对会被她活剥了的。”

好吧,这倒是实话。

他们走后觉得生活无比无聊的阿莱一口气读了很多书,玩命刷题上课狂做笔记,上了本地一所非常非常好的高中,不知谁说...

好了第一章我删了,顺便把私设罗列一下(有些借用落笔大大私设)
#红爷天擎红色警戒同一军校毕业,红爷天火同寝室擎天柱红色警戒同寝室后两个是学长(一口气说完)
#天火明恋op而op暗恋天火(因为op的情商低到根本没觉得天火喜欢他!)(然而围观群众早已看穿一切+-_-)
#二女儿小时候被拐走做过什么实验不过失败了,现在二女儿活的好好的,就是瞳色和发色诡异了点(副作用目前未知)(失去了相关记忆)
#幕后大boss是第一个被做实验的人后来逃跑了,真实身份不明。
#死亡的塞星人可以用某种方法唤醒变成傀儡,具体与生前长相差不多就是全身覆盖一层黑气。
#意志坚强者变成傀儡也能有部分意识。
#傀儡只要控制好力度就能直接打...

© 雨凇小屋 | Powered by LOFTER